通行证: 立即注册
全国艺术网,全国商家联盟,全国艺术黄页,全国艺术新闻,全国艺术联盟,全国艺术家联盟
当前位置: 首页 » 前沿 » 学术观点 » 正文

艺术边界问题——水墨是什么?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3-11-15  浏览次数:6915
水墨是什么的问题其实并不是一个非要回答的问题。之所以提出这个问题,多半是因为苏富比之类的国际拍卖机构一年多来对水墨艺术的非法定义和攻击,以及玩水墨并且冠以“新”水墨艺术家的幻觉产生的正在进行时的“当代水墨热”。
 在所谓新水墨虚热的背后,有着作为一门手艺活的水墨艺术在当下的骚动与焦虑。我们把水墨艺术弄到一个不能把持的性冲动矫情状况,多少有些不合当代艺术全球化、或者中国当代艺术(当然包括水墨艺术)三十年实验探索之后应该的自觉、自立与自信。因此说,还不自信。一个不自信的艺术表现,一个不自信的资本虚妄乌托邦,除了带来一个水墨是什么的问题?还能有什么?

如果我说水墨是不存在的食物,多半得罪参展还是没有参展的艺术家,这还不算,还有冒着得罪国家民族与人民这些大词的风险,无疑,这是千古罪人的一种说法,得罪的是历史。其实,水墨是不存在的,这是人人都知道的经验,只是你不愿意说出来,你活在画中。如果你活在两千年或者三千年之前,你问做青铜器活的祖先先祖——你和我的祖宗,他们脾气不好的话,会抡起巴掌而不是斧头抽你丫一个巴掌。事实与真相总在时间的某一节点上说话,说对了,加十分,说不对,祖宗爱你。因之当我们走过两千年文人画叙事的今天,是的,就在今天,你说的水墨,看的水墨又是什么呢。你必须允许我用这般语调说话,水墨活在活到了今天,我们需要追问一下:水墨是什么?

水墨是什么?水墨是我们自以为是、自作多情、同时也是自以为耻的一门手艺。它让我们佯装士大夫、国家干部,自命不凡地自诩为文人画家或者新文人画家,你以为你坐着古代官僚的交椅,学着文人士大夫入世出世,以文修道、以文载道、以命体道、以身悟道、援画入道,那是你的自以为是。你以为放达抒怀、寄情山水、梅兰竹菊,不说小样,也是装模作样,那是你的自作多情。你以为我如此这般说你自以为耻,即是对你的蔑视,那是你没有生活在今天的当下,两千年之后的时间节点。“自以为耻”,是时间与历史给予的最好的奖赏。在“耻”字之上,时空给我们留下文人画边界之外的问题,终于让我们揉着小器官,一起小声说出了“水墨是什么?”同时也让我们真正拥有了向文人画传统致敬的真正权利,而不是让祖宗从非法与合法盗掘的古墓里跳将出来指着鼻子骂娘。因此也让我们有了感激祖宗的理由——我们走到了“文人画有限性边界线上”,私奔、越轨或者越境,我们都有了边界上的自觉。

如果仍在文人画的国境线内猪一样的哼哼,唧唧歪歪,是否可以说明我们只是出于对食物的迷恋而对趴在祖宗干瘪尸体上吸不出奶水、缺钙缺锌的不满?祖宗留下文人画的时候,没有给笔墨游戏留下一官半职让你做不成士大夫至少做个国家干部洛阳纸贵的理想还在缺氧的脑海里浮想联翩,这是否又是你自我标榜的新旧文人画,就是一盘孔乙己的当代茴香豆?如此水墨是什么?在传统程式语言之外,给我们提出了一个和水墨传统关联的认为,那就是——我们失去古典文人身份的文人画的概念与笔墨趣味,它的存在的当下性意义何在?难道我们把有关文人画的观念放置在水墨之上,混淆或者以文人画、水墨画互相指代,在文人画偶像观念的意义上,作为崇拜物的水墨指证着当下意义,拟或复活文人画观念,假以传道的虚设意义,迎合官僚权贵文化的价值取向,作为了存在与表现的基础?那么我要说:不!这有点无耻!

倘若我们把全球化仅仅理解为当代艺术全球化,而非当代观念意义上的全球化,就将陷落于当代艺术全球化语境之中,以为艺术的全球化即是当代艺术,我们只需将水墨语言编织在表现、抽象话语之中,就是新水墨语言了,也只能说是非常肤浅的恶搞行为。而事实上,我们生活在全球化的生存语境之中,因为生存方式的调整与改变,传统意义上的文人画、文人精神已经成为我们值得致敬和尊重的历史,它以它的方式为我们输送着不可或缺的生存品质。但是,它止步于它的自我圆满与有限性边界之中。正因如是,我们走在了亚当夏娃迈出伊甸园的边界之时,是需要在一个叫做全球化生存语境的现实中,问一问我们是什么的问题,这个问题很像水墨是什么的问题。

边界问题——水墨是什么?这个小型的展览并不能全面回答我们提出的问题,仅仅是一次自觉的追问而已。这次邀请到的参展艺术家李铁军、兰正辉、吕宗平、张朝晖、旺忘望、侯光飞、黄岩、张铁梅、刘爱国、吴震寰、张敬、李勇哲男、李纯子、李恒彪、王晓蓉、王勇、大卫,还有能不能从哈尔滨赶回来的王轶琼,都不是只在水墨一种样式上创作的艺术家,但是我相信他们能够代表当下当代水墨艺术家的一种精神自觉,在他们身上,毫不夸张地讲,他们在古典水墨的有限性所给出的边境线上,或来回穿越,玩着有趣的跳绳游戏,或自由自在,将水墨玩于股掌之中,或自建王国,说着建立在现代人格完善的个人化艺术语言,集体呈现了属于当下与未来的水墨多元话语,你在其中,或多或少还能够嗅出文人画的道法旨趣,这就够了。

他们活在当下。艺术作品的追问远比我的文字来得直接、生动,并且和蔼、可亲。因为感动,我将他们的作品命名为“人文画”、“人文画派”或“人文艺术”,给未来两千年一个全新的说法,这就是道法自然。

客气了!李勇哲男:水墨是一个人内心的真相。

李纯子:水墨是心境,你感染它的同时也感染了你。

旺忘望:水墨是灵性之讯息。

吕宗平:水墨是人类社会未来生活的一种新的生活方式。

锈墨:是对时间的凝固,是事物在一定时间内留下的某种痕迹。

于 立:水墨是中国文人精神的痕迹。

王轶琼:当代艺术是经不起风吹雨打、经不起寒冬腊月的。当代艺术其实就是一个坐月子的女人。水墨不应该只是一张擦屁股的纸。

王 勇:水墨是形而上的水墨精神,我的隐墨追求的是逸品之墨!

兰正辉:水墨是一种心态,是一种自我描述的符号。

大 卫:水墨是心灵的影子!李恒彪:水墨是我通过浸染、涂抹、皴擦、蹂躏、矛盾、未知、探寻后,呈现自己感觉生活的某种表情。

王晓蓉:世间本无艺术,一切都是无聊人的游戏,自寻烦恼!

刘爱国:水墨是落满尘埃上的尘埃!

侯光飞:水墨是材料。
 
 
[ 前沿搜索 ]  [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  [ 返回顶部 ]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

 
推荐图文
推荐前沿
点击排行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版权隐私 | 网站地图 | 友情链接 | 网站留言 | 广告服务 | 岭南地图 | 粤ICP备11062658号-3
岭南艺术网,岭南艺术商家联盟,岭南艺术黄页信息,岭南艺术联盟,岭南艺术爱好者的家园
版权所有 岭南艺术网 Copyright©2008-2010All Rights Reserved 通用网址:lnarts.com
在线客服1: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1437608288 客服2: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234248894  
中国文明网-传播文明 中国互联网协会 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中国网络行业协会